[.xian#1-road&wall.]

36.4K

大一的时候住在一个平房里,叫做西平院,原来或许是师大的职院或许是师大的邮局,但都不重要,不知为何改成了宿舍。我这一届是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住在这里面的学生。位置说起来有点尴尬,是学校的边边角角,每个房间里放着两张桌子和三张上下铺的铁床;但一墙之外就又是师大路,靠左的商铺小店灯火一到晚上忽明忽暗若隐若现,听得见笑声哭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凭什么我要感到开心?凭什么?

我只记得初来乍到时一天到晚地下雨,而我有点好笑地背着书包坐在师大路上的每一个咖啡店里,心里想着这多么熟悉都没有但我对这一切又是多么地陌生。没有新鲜感存在的位置,是那种主观的准备好了的难堪与绝望。于是我记得的师大路,在晚上,总是有那么多喝醉了的人,和梧桐和路灯黄绿交叉斑驳地倒在一起。这些好似和你一起抱头痛哭的一切,有时候安慰着你,有时候又嘲弄着你,是你自己对自己说的谎话笑话。没有什么恢弘的伟大,没有什么沉淀过的寂静嘈杂。每个人走过,每个人都应该觉得不会一样。就好像你绕过了那个名叫曲江流饮的一直滴答不停的水池,在夜里朝着闪着光烁的老西门外走去的时候,心里翻滚的那种渴望与不安。那个门小得吓人,好像包容不下往来的交通,以至于在傍晚时分都见不到夕阳的洗刷,聚集不了将至夜幕的黑色洪流。从没有热闹非凡却也从不缺人来人往。不想去确认,只想着有那么一点点东西或许可以把自己淹没。但不及回想地跨过了那一步,却又发现,什么都没有。

是的吧,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师大路上,总有那么多喝醉了的人。只不过我看着他们歪歪斜斜模糊不清地向内而行,而我笔直却又不甘地逆着他们往外不停走。

于是我可以迎面看着他们。

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城市如此冷漠。一条凡事都不关心的路,好像完全不会理解与相信阴郁和眼泪的存在,还一直不停地下着雨。有人拿着电话边走边哭,不知道对着远方的谁在怨恨理论或是埋怨,经过你身边的时候狠狠地用鼻子抽气;扶着树干呕吐的些许背影,或许旁边有人无可奈何地递上一张纸巾。而馄饨摊上总不缺看不清面容的人喝着滚烫的汤,滋姿的油锅里又传来膨胀酥软的土豆味道。毕竟这里全是些年轻人,想要找些路边的摊贩填饱肚子,想要笑,想要哭,想要不关别人什么事地过自己的生活。但行人从不会觉得奇怪,不会一同开心,更不会觉得别人可怜。说到底,就算是一致的幸福,也只要自己的这一份;而当不幸,却没有那么多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移情。这条路就是用来走的,而这个城市又那么大。虽然不相信,但足够给你一个角落去哭去笑,除此之外,一切无关。要是你去跟着一起笑或是一起哭,倒显得你更加孤单。

我也曾经在这条路上边走边哭。身上的东西被偷得一干二净,许多心心念念一直带在身上的东西突然之间再无法寻觅,心里太多委屈。我当时咒骂着这个满是强盗小偷,蛮横混乱得不可理喻的地方。我所有努力伪装终的满不在乎终于全部宣告失败,心有不甘却又无能无力。我好像还是成了这一切的手下败将。好像自己与一切的不安与孤单被一同打包空投在这个空空荡荡的街路上。好像那些从一开始支撑着我的熟悉与安全感一同被偷走了,什么都不剩了。那是晚上的六七点,按理是这条路开始逐渐热闹起来的种点,路上行人不多不少,没人理我,而我只是止不住地流眼泪止不住地往回走,直到所有的路灯变得模糊不清。

这条路就是用来走的,而这个城市又那么大。是啊。这个城市或许什么都没有,但愿意给开心的人一条小小的路,让繁星回到正确的位置上,让你仰头走着看着开心地笑,再来一阵风刮得一干二净。仿佛也愿意为她的手下败将一面苍白的墙,千疮百孔不堪一击,却能让你趴在上面痛哭一场。这座城市其实毫不关心,不曾在意,而你宣泄完了所有心中冷暖,也该知道这其实是什么都没有的虚无。于是,接着去走,接着去醉,接着去爱,接着去过自己的生活。

 

doubanclaime6776dfd96ac1670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xian#1-road&wall.]》有6个想法

  1. 就我所知(从博客里管中窥豹),阁下不仅英文水准潇洒自如,而且同是Rock大热者,
    更重要的是,阁下生活中亦有颇多感触和探讨,然而今天,当我们想得多了,多于应酬所需的嬉皮笑脸,多于亲朋好友稀疏尴尬的寒暄,多于上下打点的鞠躬或仰面,所有你不羁又永远好奇的心灵企图凌驾于生活及表象之上,去探索和追究一切的哲学味道时,就只会换来沉默。于是我们把心中所感所想一股脑的刷到一张摸不到的纸,任期在灰暗为背色的bolg中隐藏或漂泊,等待被遗忘。无论如何 总而言说,只想结实阁下。
    留此评论,再留下猥琐的QQ号 5423564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