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ng.]

36.4K

毫无疑问,我是个想要成为英雄的人。我觉得这是件好事,我也压根不想否认。就好像天空直愣愣地掷下利剑,白色的马驹每晚踏进自己的梦里。而我也真真切切地相信着这一切,想要去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觉得自己勇敢而又无畏,不用在床头摆一个小熊来保护自己的梦想。成为英雄毫无疑问是件好事,可以穿随便想穿的衣服把胡子和头发留得越长越好,在床上随便吃巧克力蛋糕和各种口味的冰激凌,朋友带着威士忌和上好的烟草前来看望,到处旅行把宾馆的电视机从窗口丢下去,会被拍下各种各样的卷发照片,被写成不同版本的传记,只需要听从内心里的那个小人发号施令,咆哮着让那把吉他一直响一直响。

这个梦想就好像是个普通人的梦想。

你们懂得我的意思?我们这一代人在被前所未有地被宠爱的同时,也史无前例地被责怪。父母会在你生日的时候给你买上一个蛋糕陪你一起吹灭叫你许上一个无比甜蜜美好的愿望,但在日常的生活中又不厌其烦地教导你要走一条中正现实的道路。说到底有用的人就是可以继续生存的人罢了。但我们又有什么选择?要想继续被宠爱,就请努力去做一个不会被责怪的人不是吗?问题就在于此,我打心里鄙视着我们这一代的文化,或许我们这一代压根没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只有快要消失的无能为力的传统,和看不到希望丝毫无法感到兴奋的未来。说实话,我们这一代本来可以改变世界的,但我们选择了淘宝网微博人人以及各种各样的电视剧。

怎么好意思会有这样的时代呢?要求一个童年时的孩子成熟懂事世故老道,又在成人之后渴望天真无邪。要求一个男人有着男孩一样清澈的眼神,却又有着父亲一样的能力与担当。要求一个女人不能太过漂亮要不然一切都不算,却又不能太过聪明能干要不然一切也都不算。How dare you?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就好像我们在本能地在逃避那些非常美好的东西,我们压根不再相信了。是我们亲手毁掉了这样的信任,不是吗?我们总是在无赖和混蛋的身后自以为是地补完了他们的人性与辩解,但又对真正善良正直的人投去冷眼与怀疑。我们只是他妈的不再相信了。物化和量化之后的生活不可能再拔高过活,别再给我画满那些看似幸福的图景,因为你自身已不在其中。不再因为身边的事情感怀,只是默默地计算晚饭的卡路里。告诫自己不要再去哭泣,而后发现却连怎么去笑也都一并忘记。现在的人们只愿意坐在电视机前面,看着30秒一段的新闻哈哈大笑或者说“这实在是太糟糕了”然后再换一个频道,好像电视里的事情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之中发生的一样。而我希望人们与其如此,不如关掉电视花一分钟坐在黑暗和寂静里,真的去尝试想象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有人说爱情是脱离平庸与无聊的无上梦想,而你的父母甚至你自己都告诉自己,那个人有多少钱你应该嫁给他。每个人都举起他们的相机,却没有人感受按下快门那种神圣般的仪式感。每个人都写140字的段子把自己淹没在刷新的信息流里,却又在面对笔纸的时候忘记了某个字的笔画。每个人都在向前奔跑,谁又真的有什么动静?每个人都是赢家,但还有什么可以输的?总有事情在喧哗地发生,却难以察觉真实的改变。

所以,我还能够成为我想成为的英雄么?我以前觉得我掌管着属于自己的钥匙,要去打开那一扇扇完美的日夜之门,想要在晴天生活。而我现在一个人走在昏暗的夜路,晦暗点点的灯光在我身前身后,身后的一切好像噼啪作响地开始分崩离析,好像冥冥之中重复过千万次宏大的预演,我不敢回头看。

但我却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或许没有钥匙,没有门,没有关于手表的梦。只是自己的存在,作为一个人的存在。英雄的梦想,最终让你成为人。阿喀琉斯的脚踝,列侬的眼镜,佛陀的手指,耶稣的钉子,浮士德的困惑。他们之于英雄之前,都是活生生的人,因此我们热爱他们崇拜他们敬畏他们。如若你的面前只是一片荒原,头顶会否有雨会否有繁星,低头看看你的手脚,想一想你父亲的脸。至少成为一个人的存在,不再否认默认逃避热爱。我想我会喜欢这样的自己。

若想成为英雄,请先成为人。

而我是那样地爱你,像个普通人一样。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being.]》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