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uld.]

36.4K

事实情况就是,明明没做错什么事却搞得生活风吹草动草木皆兵罪恶感缠身。

 

就好像在热闹的时候感到疲倦抽烟。就好像在饭点穿行模糊不清的人流中突然停下不能走动。就好像在夜里的路上觉得它们是不是能带我回家。就好像没有表情地做自己的事,好像笑一笑都是打扰自己。就好像我趴在课桌上睡着却又突然浑浑噩噩地醒来,什么都没有嗡嗡作响,梦想在我体外,只不过我的双手撑着这颗杂乱无章的星球,有了那种离地而起的漂浮感。如果你也曾经像我这样醒来,就应该知道,那种梦和困倦的不真实在眼前漫漫褪去,直勾勾盯着一个方向,真实从所有感官漫漫渗进来,腰,胸腔,喉头,后脑勺,头顶。悬空倒置的真实,震荡之后的空空荡荡。泡过水的夏天昏昏沉沉地过去,蓝白的游泳池默不作声,我依旧在水里,戴着游泳镜想要扣开手里的打火机。

 

而我好像有点明白,这只是因为人生有那么多应该不应该。急切,狂躁,不待。

 

我理所当然地觉得,每个人的人生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于是我热爱着年轻,觉得年轻大概是人生最佳的状态。怎么会不是呢,就好像我努力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走来走去不停张望停留,不停地在问,不停地在回答自己。或许有些事是不应该,但总有人会原谅你。想要做最好的梦,喜欢最好的人,吃最好的食物,过最棒的一天。年轻的美妙之处在于未知,而这样的未知简单粗暴。就是往前走,前方有什么全是未知,需要自己真的去看一看。就算走错了,大不了重新再走一遍。穿着帆布鞋怎么样都不会难看,就算鞋口开胶,鞋带已经快断。你说那最多不过是普通人的一天,我说去你的我在创造属于我自己的历史就算我只是躺坐在自己的床上抽了一天的烟。年轻时候的生活或许从来不是生活本身,而是生活的延伸罢了。正因为这样,年轻的时候只应该忠于自己,因为你在此时此刻无法忠于其他任何东西。

 

我也曾经质疑过父辈们,好像他们从未年轻从不理解。有些事情在他们看来理所当然,是应该,甚至于过程是不应该的,按照结果来才最好。当然,我们有时候觉得他们生来或许就是那样,已然拥有了应该的状态,或许至少在我们生来就是这样看见他们的。我曾经听父亲说,人一生的笑容在婴孩时最美,完美无瑕,无可挑剔,是因为那时的笑容是对称均衡的,最为自然。而后的笑脸就会开始割裂不再对称,模糊了均衡,无所不在的重力拉着一边的嘴角开始沉降,自然变得扭曲甚至造作。生而为人,是不可能只为婴孩的。这是庆幸的事,好歹要去看看这个世界;这也是无奈的事,可能再也没办法笑得那么好看。而我忽然明白,有时候父辈们省略掉的那些过程,只不过是想看到你最后的笑脸,那些应该的笑脸。他们依旧待你如婴孩,想的只不过是你可以笑罢了。

 

或许年轻是应该的,但同时,或许成长也是应该的。这或许是所有未知之中有所确认的事,无可辩驳。没人会觉得成长是件坏事,只是但愿你成为你应该成为的人罢了。完全忠于自己没错,背叛这个世界也没有所谓。这样的变节无数,只是应该的。想不断地走出来,却总在自己蚀刻的迷局罢了。

 

只是但愿我成为我应该成为的人罢了。你会原谅我吗?

 

只是但愿你成为你应该成为的人罢了。我原谅你。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Should.]》有7个想法

  1. 好像突然我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似乎永远在偏离想成为怎么样的人的轨迹上行进着.是因为无法成为所以才会想把

  2. 您好,您能告诉我您翻译的那几篇iampeth里的calligraphy文章的具体链接都是什么么?我想仔细看一下,多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