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点都不好笑啊 Part3 你以为呢?]

我发现我又开始写不出东西了,不管脑子里想法有多么好,你觉得写下来会刚刚好。但是不管面对发白的屏幕还是稿纸,我的脑子也会突然一下被刷白,手再也动不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啊,你以为呢?

开始习惯以前不屑一顾去做的事情。就好像高中之后再没花过心思去记过什么东西。总觉得这些都是缘分,该看该记的,总是一目十行;[……]

[.这其实一点都不好笑啊 part2 台风天.]

对的对的,我刚来台湾就遇上了台风.

这其实一点都不好笑啊.

我对于的台风的印象只是风大雨大关好门窗,如果停电了的话就点蜡烛打扑克.我依旧记得初中台州同学给出这个描述时轻松惬意的表情,就好像台风只是每年夏天不定期慷慨的增利,给了海边的人们艳阳之下额外的假日.而我夏天一般宅居在老家金华,只在日复一日中的[……]

[.这其实一点都不好笑啊 Part1.]

你们不要笑。你们总觉得,啊呀小胡同学你都到台湾了。必然有很多感悟之类,他自己肯定是到处内牛满面,看来马上就能看到正儿八经的文章了。

但我感觉自己是写不出正儿八经的东西了。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正儿八经的想法。因为我依旧会在现在这么一个台风天毅然决然地下楼去抽烟,点不着火,烧的太快,我恨死他妈的万宝路[……]

[.回家.]

7月26日,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12个小时。

是啊,我要回家。

在机场大巴上和司机闲扯,司机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眼角下垂。他和聊天只是因为分辨不出我是年轻或是年长,我和他聊天只因为我在清晨3点入睡。他问了我的航班,只说还早,急什么急。我在心里想,我倒也想不急,有种你别开车了,我来开,如何?

装模作样地[……]

[.Look.]

和家里打电话,妈妈问我喝掉了多少瓶矿泉水,爸爸抱怨年轻的时候没有好好学文献学。我其实想说我又刷了多少RADIOHEAD,想说我戒烟接近成功了,我今天搬了多少桌子椅子,我不想喝矿泉水麻烦帮我倒杯酒。

但是说出口来的是,恩,我喝了蛮多矿泉水。

六一节的时候我没有去麦当劳吃东西。而且在西安,我一般去见桂纶[……]

[.民国腔少年去哪了(看丁丁博客有感).]

那时候我吃着夹着葡萄干的饼干,你喜欢他妈的三加二,说着要去一家叫做加勒比的烧烤店找回发育时的感觉。

诚然我是个话痨,我最喜欢第
一和第四大组的位子。我可以靠在窗边,把课桌当做沙发,说着现在很少再说的话,觉得“你不懂你不懂”。

孙浅说:“好了好了胡俊麟表再烦
类&[……]

[.安全感.]

翻翻blog,貌似距离上次杯具的丝丝茶香还在我嘴巴里回荡,我就再一次为西安的GDP做出了我自己应有的贡献。其实有了上一次被人硬塞杯具请去喝茶之后,我每次出门都已经是神经紧张,惶惶不安,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以至于在过年寒假的麻将中大杀四方听碰吃杠灵敏至极,被众长辈逼问在大学是否天天不务正业一天到晚麻将不[……]

[.Time.]

其实我从来都不喜欢Pink Floyd。Sex Pisol的Rotten在年轻地可以不管不顾地搞砸一切的时候就有过这么一件T恤。上面的“I hate Pink Floyd”至今给我的印象如此深刻,以至于我在现在,依然可以对Pink Floyd狂喷一堆口水。

那我还是年轻的吧?[……]

[.万宝路.]

有一种烟,叫万宝路。

混合型,烟丝塞得不紧不松,烟嘴不长,烧的很快。我抽了三年,整个高中。

最开始为什么会选这个,又为什么会对它保持忠诚的原因,我早就忘了。红白两色的包装?还挺好看,有人说经典,但我又不是老头子。非常有名?也不见得,抽外烟抽555抽KENT的大有人在。传说中的摇滚烟?是啊,就算Sla[……]

[.Used to be.]

今晚,哦不,昨晚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激动,晚饭的时候瞌睡得要死。现在又精神百倍。莫非我的规律已经完全无可救药了么- –

身在期末,感触总是有点的么。时间的概念现在对我来说,已然不是概念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定义了,长或短,快或慢。瞬间需要定义,漫长也需要定义。突然羡慕李献计历险记里的李献计。差时症,时间的[……]

[.Is this it?.]

BLogbus终于回来了。

你这沐雨的骑士。我看到这几个字。

“很多喜爱他的人是因为觉得他彪悍,叛逆,幽默,独立,诡异……但他对这个世界有我所知的罕见的善意和温柔。”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