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

好了,a fuckin dance,我来写么。鉴于没有什么人看这个BLOG,我简洁点算了。

猥琐低调的听课生活昨天结束了,除了走走神小逃逃其他貌似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效果感觉没有去年好了,估计是自己学校补课都补饱了罢。这里感激下民风淳朴的男同学与无比美丽的女同学,再加小鄙视下一些无趣势利的老师。

开始回顾老子偶像BRAD PITT的一众电影。今天又看了搏击会。我真的很喜欢这本。

盘算着弄点诗情画意,很长时间没好好写点什么了。

N78入手,很神奇,估计有的好玩了。然后发现用手机乱拍还是很有乐趣的。

音乐照着听吧,818貌似VERVE新专辑了?哦也

奥运也别太激动,让时间慢慢过就好了。

 

祝福我的哥哥[……]

未完待续[.PART3.]

这次总该是完结了。现在想来还是光速一般,有些事情自己是留不住的,只能留给时间

好好好,开始说那次酒事。这次我就比较了,自己叫了芝华士混着冰块白口喝。发现这样喝还真很适合我,比上次绿茶那个好多了。由于一帮比我更闷的人要喝红酒,我只有叫一杯一杯地叫,好像一共喝了三杯吧。上下通气不咳嗽,清醒得不行,就是第二天早晨关节酸胀得不行。当然骰子还是照玩,由于大家很默契地没玩心话,我就很想骗酒喝但总不遂人愿。有人自然会喝多,还在后来坚持要走直线给我看,真是令人无可奈何。之后还去了麦当劳买东西吃,说好带走在路上慢吃,但一班酒鬼还是直接一屁股坐下狂吃特吃,可见酒精害人之深。

在KTV就不多细说,这种事情你只有去现[……]

未免待续[.PART2.]

好好好,我从杭州回来了,该写点东西就写点东西吧,不用再吊胃口了。

不知我是否曾经说过,总之我对火车站有着特殊的情绪,不仅是因为对火车站不可逆的混乱嘈杂避无可避的肮脏之外,更因为火车站总是离别的场所,所以对火车站总有些抗拒。但我对火车站又有着强烈的旁观的热情,像一个盲目的观众,羡慕那些乱七八糟没心没肺意义重大的人与事。我渴望可以一直在路上,但真正独自旅行的经历却又是少之又少。我来到火车站总是会头晕目眩,短暂地失去方向与想法,那是一种荒唐的处境,只能装作泰然自若其他别无他法。这次的出行又多少有些夸张,特殊的时期,我也不得不忍气吞声,扭开瓶盖在UNCLE POLICE的面前微笑地喝下一口随身携带的矿[……]

榨菜肉丝

我发现我一回家就会开始膨胀,无论是身体还是思绪都一样。

昨天下午经历了一场迷路,郊外的公交车任性地把我甩在车站,我一厢情愿地认为它已经消失将我遗弃,我开始在太阳下不停地走动、流汗、焦虑、眩晕。你也知道的,夏天的郊外,你可以一眼看到模糊不清的远方。我意外地记起去年夏天也有过这么一场出走,只不过那是黄昏时分,我口袋里有失魂落魄的短信与温暖。我无可奈何地还是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站在十字路口无助地等待。 

虽然心里还是会惧怕,我今天还是早早地起床,吃厚厚的稀饭和满满的榨菜肉丝,去坐早班车。我漫无目的,装得满不在乎,其实贪恋这种没有责任感的旅行。我足够低调,无所事事。繁忙与新鲜的早晨,有所期盼的人群[……]

有些晚上

有些晚上注定是记录一下的,这个我在今天白天就明确地知晓。

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我的脑子现在嗡嗡直叫。

只记得混着芝华士和绿茶大喝特喝。

大哭特哭。

然后有些要记在心里的事情。

啊啊啊

话说周末是BLOG时间。

这个星期,其实很迷幻。感觉上都开始抽离出正常生活了,有点无奈有点浮躁。

高三出高考成绩,老师貌似统一口径,都说考得不错,校网上也不出所料地挂起喜报。但我所认识的一帮高三众说的情况就恐怖多了,全是什么有全军覆没的感觉,好的不好,差的很差之类的说法……鸟人和浅仔都忙着家里的亲戚,我爱你你爱我的,结果我青梅竹马的好哥们偏偏就考了681+20,忙着上报纸和游山玩水,我就无力与疲软了。

HW也真当是越来越河蟹,连会考都要动员大会。众人的快乐暑假梦想被娘哥完全扑灭,高三的铁幕开始降临于二楼与三楼之间。当然,娘哥苦心闷了一肚子的苦水与鼓励最后被我们活活咽回去了[……]

Common people-Pulp

Album:different class

She came from Greece she had a thirst for knowledge
She studied sculpture at Saint Martin’s College, that’s where I caught her eye.
She told me that her Dad was loaded
I said in that case I’ll have a rum and coke-cola.
She said fine and in thirty seconds time she said, I want to[……]

水之爽之

开头先吼:这个礼拜真是充实得可以

会考是只凶猛的老虎在屁股后面撕咬,“我们只能回头去看看是公的母的”。面包老师开始肆意撒谎,什么几次测试都90分以上才有可能拿到A,什么这张卷子你96分以上就有A了,90分以上差不多就B了之类的话语开始压迫我们的神经。我的生物意外爆起,96分,拿到中学时代估计唯一的一个全班第一。久久不能忘怀。通用技术还没开始动,自己都被自己吓死。

于是充实的生活压抑了一代人,我天天穿开口笑还是笑不起来。大妈和鸟人开始在香蕉皮上乱涂乱画,然后再由我把那只香蕉吃掉。开始不想吃饭,天天在教室厮混。有几天下雨,有几天闷热异常,以至于不能停止自闭。一群人在眼前晃来晃去[……]

开始开始

好!开始好好写,好好水。

首先是章文的说走就走。心里算是早有准备,但这个当了我近一年室友的男友真的伸出手来和我告别的时候,我笑得一点也不好看。……当然,后来的事就很顺理成章。章文同学还尸骨未寒的时候,我们就树倒猢狲散了。大妈开始喝上她的新鲜牛奶。我和王含烨同学以出乎意料地速度接管了寝室,章文的位子上被我摆满了罐头和西瓜,抽屉里被我塞满了打口碟,我们唯一不习惯的是:我们每隔一天就得轮到做值日。鸟人趁机坐了过来,除了偶尔转头回去有些不自在以外,我也开始渐渐习惯。

躺在床上,上铺空空荡荡,那首歌怎么唱来着?“我上铺的兄弟”?别别别,要是我现在还有上铺的[……]

心血来潮

事实证明我是个心血来潮的人。

来潮是什么概念?看看那些大喊:“我湿了我湿了”的人就知道了,这的确很风骚也很爽。

我从前确是有个BLOG的,但到了那里却也总是写些诗歌文章之类,不是不想水,而是好像回到一个地方,脑子清澈了,全是些小句子飞来飞去,最后却凝成一片,倒也倒不出来了。(后来发现我爸竟然一直知道那个BLOG,一时出神,竟是湿了)

可最近又发生这么多事情或许未来会更多,心里总是有些话想说。我丢掉些许东西,也只想哈哈大笑来遗忘。

有个高考考完的帅哥说:ENJOY YOURSELF……我笑着骂他。

有个已经在上大学的美女说:你真幸福…&he[……]